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沈尉臣从我边醒来,像是什么也没过一样,轻轻我的头,轻声呢喃着。

我失笑,现是放轻松懒觉的时候吗?

我摇醒他,“该路了。”

沈尉臣抖了抖的寒气,伸了个懒腰,“怎么听着这么瘆得慌。”

我摇头,“你已经不间了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