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啊?奴婢的计策?”苏锦屏一茫然状。

辜的状装的像了!

“没错,就是你的计策,你一定算好了皇要来,我说了那样的话!不对,你应当是看见皇了,以……”尹秋月已经了起来。

苏锦屏一委屈的样:“尹,奴婢是的不知经过此处啊,奴婢方才不是一都低着头嘛?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
一副言又止的样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