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马百将士,个个壮,一看就是兵,这队兵的间,一个策马而来,赫然就是轩辕澈。

此时轩辕澈一戎装,居的看着抱一起的萧景言和晴,简是怒冲冠,他牵着缰绳的指青筋毕现,咬牙切齿的,“两,别来恙啊!”

晴低垂了眼眸,心些许愧疚,萧景言却格的坦然,“承蒙轩辕皇关心,我们确实是不错。”

萧景言近乎挑衅的话让轩辕澈眸都,“晴,我为了你什么都以不要,你怎么以欺骗我?”

晴抬眸看他,“对不起,轩辕殿,我知终究是我对不住你,是,终究是两个的事,我不你,纵然你将我留南凉又能如何呢?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