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不经历过绝望,永远都不什么是绝望。

病院永远都是嘈杂不堪的,周全都是失常的己的世界癫癫哭哭笑笑,也声嘶竭的想要逃去。

这样的环境,苏离彻底的崩溃了,她想离只要她喊得声音稍微一些,立刻就护工过来,给她注一阵镇定剂。

此以往,镇定剂的副作用累积起来,苏离的意识被蚀的渐萎靡,到半个月,已经再也没了挣扎的

她好像失常了,每都呆愣愣的躺,不哭不笑,不言不时候突然笑,时候突然哭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