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那个孩走了过来,轻轻舞了一,这时才正眼看着楚云,楚云打扮确实些邋遢,不过整张洋溢着一种青然,就刚才那蝴蝶归来的时候,她早就从蝶的觉了楚云的气息,以说楚云也说了她的心意。

“咯咯,看公打扮一定是什么买卖吧,路过此地,礼了。”蝶的非常的礼貌,并没因为楚云狼狈的样而鄙或者虐于他。

楚云的心当即就升起一,然抱着拳头鞠躬:“再楚云确实事,蝶姑是很雅兴诗?”

蝶想解释的时候,忽然的蝴蝶都了过来,将蝶慢慢衬到,然渐渐离楚云远处,这时她:“慢慢像你解释。”

楚云招了招微微一笑:“好啊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