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杜思许一想也是,杜华淑吵闹着不肯离,不关起来还能如何?

“二是该点惩罚了。”杜思许接给杜华淑定了错。

虽说是错,杜荣菲样是惩罚。

杜思许见杜荣菲是没事,这才起告辞。只是他是去的,他不想再惊杜华淑。

晌午一过,杜华淑见给她送饭,又喊,只是很就因为钉木板的声音弱了去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